了。因为听觉不仅消耗的能量少,还不用像视觉那样必须“睁着眼”在特定的情况下才能继续运行。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人在刚刚去世时,即使大脑罢工了,依旧能听到声音。不过在没有大脑处理信息的情况下,亲人们的哭喊声和一些话语,都无法被正确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现实中许多真实的案例却说明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许多去世的人依旧会在听到家人哭喊的声音时,流出几滴眼泪或者做出其它轻微的反应。为了验证这一情况,科学家展开了一些实验。

科学家为一些濒死之人播放一些声音,以此观察他们的体征变化。最终事实证明,即使大脑罢工了,人们还是能对熟悉的声音做出反应。

这之中熟悉的成分可能源自于语音、语调或者其他表面性的特征,部分人在脑死亡之后虽然已经无法处理声音信息了,却能听出这是“亲人”的,所以才会作出一些看似“诡异”的回应。

当然,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的科学家在研究之后认为,人即使大脑死亡了,意识和神智依旧会在短期内存在。即使这个时间十分短暂,但也足够他们对外界的声音做出回应了。

该大学的科研人员在研究中,在安普敦市的医院里观察和研究在救治过程有过呼吸停止、瞳孔放大以及脑功能停止运转,被证实身体和大脑已经死亡而最终获救的病人。发现其中获救的病人仍然能够回忆起自己“死亡”时的一些情况。

除了他们以外,美国科学家在实验当中也发现了类似的情况。只不过在他们的实验结果当中,这个意识的存在更加的短暂。

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学者山姆·帕尼亚指出,人在去世的瞬间,血液不再流向脑部,导致脑死亡的情况出现。这个过程有时是几秒,有时却能达到几个小时。因此上述那些经过濒死抢救回来的病人,可能就是经历了这种情况。

此外,从前人们对于死亡和意识的思考更加“直白”,比如被斩首处决的人,在被斩首之后还会有意识存在吗?

古代人们对罪犯的处决方式有很多,其中比较常见的就是斩首。后来在改进之下,“断头台”出现了。那时候这种血腥的场景不仅有人现场观看,刽子手还会向人们展示被斩首者的头颅。

资料显示1793年,法国妇女夏绿蒂·科黛因为暗杀罪名被斩首时,就得到了这样的“礼遇”。当她的头颅被斩下后,刽子手高举着她的头颅扇耳光。让现场人群讶异的是,科黛头颅的面颊发红,面部表情转变成“毫不含糊的愤慨”。

当然,许多科学家认为,这种表现只不过是肌肉的痉挛,并不是意识依旧存在导致的可以活动。对于这种观点,坚持斩首后意识犹存的人认为,斩首之后大脑并未“受伤”,会维持短暂的意识,直到失血彻底死亡。

不过观察被斩首者的头颅,确实不是一种“美妙”的体验,所以科学家对于这种实验方式还是十分排斥的。并且随着斩首这种残酷的刑罚从现代文明社会当中退出,相关的研究就更少了。

综上所述,人在被处以斩首之后,大脑是否还能维持意识,是目前无法确定的事情。但是为了找到更多证据的科学家,就对一些动物“下手”了。

首先被作为研究对象的就是人人厌恶的蟑螂,这些小强不仅在什么恶劣的环境下都能生存,就连脑袋没了也可以“活”。

生物学家曾经对两只蟑螂进行过斩首,然后使用蜡将其伤口密封了,再放入罐子里观察其生命体征。结果发现这些失去脑袋的蟑螂,身体依旧能做出简单的反应。并且其脑袋在离开身体之后,触角也能维持活动。

不过,蟑螂斩首存活对于人类本身却没有太大的借鉴意义。因为蟑螂属于昆虫,身上没有密集的血管,其循环系统是开放式的。这就导致它们即使失去了大脑,身体依旧能够通过呼吸孔进行呼吸。

由于昆虫与人类的身体结构差异太大,科学家就将目标放在了小白鼠身上,希望能找到线年的一项研究中,密歇根大学神经科学家波季金发现实验鼠在心搏刚停止后出现了一个出乎预料的大脑活动模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这些实验鼠临床死亡了,但在此后至少30秒内,它们的大脑显示出意识性思考的多个迹象。

让人好奇的是,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到底在“死亡”的那段时间中,经历了什么事情,又看到了怎样的景象呢?

自己的不舍。虽然这种做法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没什么意义,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有“奇迹”出现。如果能将濒死之人从鬼门关拉回来,尝试一下又有何不可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