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罗塞尔赛道对轮胎的负荷大,再加上赛道是首度举办F1大赛,导致几乎没有测试数据可依循,指定轮胎供应商倍耐力于本周的卡塔尔GP指定最重视耐久度的1/2/3等三种配方作为硬胎、中性胎与软胎,且在赛前评估分别于赛程完成1/3与2/3时进站的二停策略是最适宜的选项。

但为了尝试将战果最大化,多数车队基本上仍以使用软胎或中性胎起跑,于赛程完成2/5时进站换上硬胎的一停战术作为主打,不过在这次的决赛里,场中先是在刚进入后半的第33圈发生博塔斯的左前轮爆胎事故,随后诺里斯、拉塞尔与拉特菲也在比赛进入尾声时先后中标,其中博塔斯与拉特菲更成唯二被迫退出比赛的车手。

对此倍耐力赛车部门经理Maria Isola表示造成爆胎的原因可能是赛道路缘石:“这次清一色都是负荷量最大的左前轮爆胎,但我认为爆胎并非轮胎超出负荷所导致。”

“目前能确定的是涉事轮胎的磨损度皆已趋近至100%,且都有切口,因此我们需要将轮胎送回米兰接受进一步分析,并通过各队的遥测数据辅助来判定这些轮胎的切口是在失去胎压前,还是失压后出现,因为涉事车手在事发后皆能回到维修区(按:拉特菲最后停在6号弯维修出口退赛),这代表即使轮胎破损而失压,车手还是有足够的时间控制赛车回到维修区。”

“由于赛道的特性,各赛车在此相当容易受到高速撞击,轮胎在经过长时间运行后也会降低对路缘石与高速撞击的保护力,并导致失去胎压。”

如同Isola所言,罗塞尔赛道如同托斯卡尼GP的主办赛道穆杰罗,是以众多中高速弯组合而成的赛道,再加上赛道是以举办二轮赛事为先导致宽度较窄,增添了超车的难度,这也使多数车队希望将赛车留在赛道的时间最大化,进而让较硬的中性胎与硬胎必须在高速奔驰30到40圈。

虽然场内仍不乏有Alpine、阿斯顿马丁与法拉利等队采用一停战术,并双双以积分圈完赛,不过阿隆索等车手曾被车队通知必须尽可能的避开路缘石,如果不是因为赛程已进入尾声,再加上赛会曾在最后3圈因需安全吊离拉特菲的赛车而启动等同于全场黄旗的虚拟安全车,这些车手能不能顺利完赛也是未知数。

“我们评估二停为最佳策略的原因是基于周五的轮胎磨耗数据,其中左侧轮胎是负荷最大的部分,以这次的决赛为例,左前轮与左后轮的磨耗度都接近100%,但我们必须追查为何仅有左前轮爆胎”,Isola补述。

除了决赛的四起爆胎事件外,罗塞尔赛道的路缘石就曾导致多位车手在大赛周期间被迫更换前鼻翼,甚或是如马泽平,以及勒克莱尔必须分别在自由练习与排位赛结束后更换新车架才能平安面对剩余赛程,让罗塞尔赛道虽然是第一次举办F1大赛,但赛道极易摧残赛车的特性已让各队工程师与车手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