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杨成武为中国革命事业立下了不朽功勋。他智勇双全,浑身是胆,尤以善打硬仗著称于世,被称为常胜将军“赵子龙”,被李公朴赞之曰“白袍小将”。杨成武上马击敌寇,下马吟诗篇,每每在鏖战过后赋诗以抒怀,抑或多年后作诗以追思,所作诗词体现了他与将士们坚韧不拔的顽强斗志和必胜信念。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了战略大转移——长征。在漫漫征途中,杨成武率领红四团多次作为开路先锋,接连突破重兵设防的四道封锁线,参加了血战湘江、激战乌江、抢占娄山关、保卫遵义会议、四渡赤水、抢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探路雪山草地、攻克腊子口等一系列紧要战斗,在绝境中开辟了前进的新通道。

火把照征途,飞兵夺泸定。1935年5月下旬,中央红军长征到达安顺场,发现大渡河水流湍急,无法架桥,岸边仅有几只小船,要把大部队运到对岸,耗费时日颇多。此时,部队尾随迫近,情势十分危急。于是,攻占大渡河上的泸定桥就成为红军的必然抉择。40多年后,杨成武作诗回忆了飞夺泸定桥的场景,诗曰:“无边风雨夜,天堑大渡横。火把照征途,飞兵夺泸定。”诗的前两句对战斗环境进行了描述,在的漆黑夜晚,大渡河这条“天堑”横挡在了红军面前,造成了莫大的困难。后两句记述了杨成武带领部队勇夺泸定桥战斗的过程。“飞兵”一词生动再现了杨成武与战士们经过数次战斗,遇水搭桥,克服千难万险,创造了一昼夜急行军240里的奇迹,按预定时间赶到了泸定桥,宛如神兵天降。“夺”字则突出了战斗的艰难凶险程度,22名勇士迎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在大渡河水面高高悬空的铁索上攀援前行,奋不顾身冲过桥头烈焰,最终击垮了守桥敌军。

腊子天下险,勇士猛攻关。1935年9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甘肃南部的腊子口。腊子口地势极为险要,两侧都是陡峭的绝壁,中间是深沟,湍急的河水奔流而过,通过腊子口的唯一途径就是经过沟上面的木桥,但已被重兵把守。战事瞬息万变,如果不能尽快攻取,就有被合围的危险。杨成武亲自指挥了攻占腊子口的战斗,在正面进攻未果的情况下,红军战士从侧面爬上峭壁,迂回至敌人后方,前后夹击,攻克了长征中的最后一道险关,为中央红战陕北打开了门户。激战过后,杨成武有感而发:“腊子天下险,勇士猛攻关。为开北上路,何惜鲜血染。”诗词鲜明地指出,为了完成肩负的神圣使命,即使“天险”横亘在前,也不能阻挡红军将士前进的步伐,乃至抛头颅、洒热血亦在所不惜,凸显了红军不怕牺牲、勇于胜利的伟大精神。

1939年,日军调集2万多人的兵力对晋察冀军区北岳区进行“大扫荡”。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指挥军民进行反击,取得了雁宿崖和黄土岭战斗的重大胜利。这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军民依托太行山有利地形,以优势兵力伏击歼灭大量日军的经典战例,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

为纪念抗战胜利40周年,杨成武赋诗《忆黄土岭之战》,诗曰:“云谷重关雾沉沉,六郎插箭雄风存。巧布伏兵雁宿崖,全歼辻村侵略军。再展奇谋黄土岭,阿部规秀化青鳞。捷报飞若初冬雪,扶桑朝野俱断魂。”诗词的前两句说明战斗发生地河北省涞源县黄土岭也是古战场,城墙之上刻有“云谷重关”的字迹,传说杨六郎曾经在这里插箭扎营,而今换成了斗志昂扬的我抗日军民。第三、四句描写了杨成武诱敌深入,取得雁宿崖战斗胜利的经过。当日军大举进犯时,游击支队将侵略军诱至雁宿崖峡谷,我伏击部队发动突然袭击,战斗进行了十余小时,经过数次冲锋和白刃格斗,进犯日军大部分被消灭。第五、六句记述了黄土岭战斗的情形。由于日军在雁宿崖战斗中几乎被全歼,不久日军调集兵力进行报复。杨成武又设计将日军诱至黄土岭附近的山谷中,我伏击部队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山地争夺战,战斗一直持续到第二天。黄土岭战斗歼灭日军900余人,缴获武器辎重无数,特别是击毙了日军蒙疆驻屯军总司令阿部规秀,他是抗战中被击毙的日本高级将领之一。最后两句采用对比的手法,刻画了我方与日方对战争结果的迥异表现,我军捷报、贺电往来频传,日本则举国震惊,哀叹“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之死。

1951年,接见杨成武、张南生,杨成武汇报了第二十兵团赴朝作战的准备工作。指出,抗美援朝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和物质准备,进行积极防御,坚持军事和政治两个方面的斗争,以打促谈。中午,请杨成武二人吃饭,为他们饯行。席间,向杨成武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你们第二十兵团入朝后,在朝鲜东线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在敌人正面不增兵、侧后不登陆的情况下,把防线稳定在三八线与三十八点五度线之间。”是夜,杨成武思绪万千,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挑灯伏案,落笔成诗:“如火电令催东征,领袖召见紫禁城。一席妙语明方略,三杯美酒寄深情。热血滚滚翻激浪,豪气漫漫贯长虹。不负主席不负党,此去誓将敌虏平。”诗词反映了杨成武热血翻腾激荡,豪情壮志在胸,无论如何艰险,此番入朝作战绝不辜负党的重托,必将夺取胜利的坚定决心,大有“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慷慨豪迈之意韵。

杨成武入朝作战打得极为艰难、无比惨烈的一仗是粉碎美军的“秋季攻势”,他说:“粉碎范佛里特‘秋季攻势’是我征战岁月中所经历的最激烈、最残酷的一次战役。”美军倚仗武器装备的突出优势,采用“坦克劈入”战术,向志愿军阵地发动了猛烈进攻。“坦克劈入”就是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由若干辆坦克组成一个集群,步兵与之相配合,来回切割、冲击以占领志愿军阵地。志愿军与美军展开了反复的殊死争夺战,硬是以智谋和血肉之躯抵挡住了美军坦克的楔入,确保阵地固若金汤。杨成武深感于志愿军的坚定信念、机智英勇以及战斗的残酷,写成了一组诗歌,共分三段。其一曰:“谈判无计挑战端,坦克劈入文登川。以劣胜优破甲阵,智勇健儿震敌寒。”阐明决定战争胜败的不是武器的优与劣,也不是战术的巧与拙,而是信心、士气和智慧,这些足可以震慑敌胆。其二曰:“重重机群暗长天,隆隆炮轰战地翻。不眠疆场十昼夜,月峰山下斩楼兰。”指出在对我极不利的残酷战争环境下,志愿军仍然取得了月峰山战斗的重大胜利,展现了志愿军战士们坚不可摧的钢铁意志。其三曰:“范佛里特不自量,‘秋季攻势’逞凶狂,机炮坦克都用尽,损兵折将丑名扬。”表明美军尽管运用了各种先进武器,但还是逃脱不了损兵折将、以失败而告终的结果。杨成武践行了“不负主席不负党”的铮铮誓言,率领志愿军打出了国威和军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