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故事非常悲惨,因为死者生前曾呼喊“啊”,可没人相信她,直到她和母亲一起被杀害,烧成了焦炭……

如今,死者的女儿为了给母亲讨公道,她努力地寻找真相,但却发现她父亲藏了更可怕的秘密。

据报道,19岁的塔斯尼姆·劳(Tasnim Lowe)住在英国的特尔福德,对于母亲,她几乎没有任何记忆。

因为在一岁半时,即2000年,塔斯尼姆的家被一把大火烧掉了,除了她和父亲之外,她母亲、外婆、姨妈都葬身火海。

当警方赶到时,塔斯尼姆已经被父亲抱出了房子,放到了后院的苹果树下,然后他称家里发生了火灾,他只有机会救出女儿。

然而,真相并非如此,因为警方发现那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倒了汽油再放火的。

毫无疑问,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塔斯尼姆的父亲——阿兹哈尔·迈赫穆德(Azhar Mehmood)。

可过了19年后,阿兹哈尔因表现良好,已经有资格申请假释了,为了判定他是否适合被释放,假释委员会就征询了塔斯尼姆的看法。

问题是,塔斯尼姆对父母没什么记忆,当懂事时,她母亲早就死了,父亲也进了监狱,她只能靠自己一点点地去拼凑已失的过去。

就在这过程中,塔斯尼姆发现他父亲还隐藏了许多秘密,她母亲的死只是冰山一角。

据悉,塔斯尼姆的母亲叫露西·劳(Lucy Lowe),在认识阿兹哈尔时,她才13岁,而阿兹哈尔已经24岁了。

很快,露西就和阿兹哈尔好上了。有多快呢?露西认识阿兹哈尔才13岁,而她怀孕也是在13岁,成为阿兹哈尔的“妻子”也是这个岁数。

是的,这样的关系一开始就是违法的,可没人在意,包括露西,她自己也曾经一度不在意。

其实,这一切都是露西的一个女性友人告诉塔斯尼姆的,她说特尔福德小镇有一座叫“雷金”的山林景点,那是当地男人最爱带小女生去的地方,只要她们被带去,大概率就会被。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性友人说,当地一排房子里,每七、八户人家就有一个人是犯(此人指的是与阿兹哈尔的同族裔男性,不是泛指当地所有男性)。

那些男人很喜欢给小女生买东西,送外卖,各种献殷勤,一旦女生上钩就会成为受害人。

有时,那些男人会直接带人去外卖餐馆,拽到二楼去。有的人在实施犯罪后,还会将女生卖掉,然后挣个几千英镑。

很快,露西就发现阿兹哈尔并不是一个绅士,对方只想着发泄,她被人骗了。

无奈的是,露西已经怀孕了,而她家人居然也没反对,她就那样“嫁”给了阿兹哈尔。

可这样并不能让阿兹哈尔满足,为了控制露西,他有时会检查露西的身体,以确定她没有和其他男性有关系。

时不时地,阿兹哈尔还会打电话给露西,吓唬她,说派了人跟踪她,千万别做对不起他的事。

露西的女性友人就解释,别说露西了,她自己在15岁时也被男人了,可她被恐吓得不敢声张,更别提报警了。

这位朋友还透露,露西被烧死后,当地一个帮派的男人都说,那是杀鸡儆猴,谁要是敢反抗,或者说出自己被的事,那就是下场。

这个说法不仅来自露西的朋友,一位调查了本案三年的记者杰拉尔丁·麦克维尔(Geraldine McKelvie)也证实了这一点。

也许这么说,很多人不相信,即使是塔斯尼姆都感到不可思议,毕竟现在都是21世纪了。

前几年,警方联系了长大了的塔斯尼姆,然后归还了她母亲的日记,当中的内容触目惊心。

在日记中,露西写到了1999年的一些事,比如那时她和朋友曾多次被当地的男性带去山林里,帮年长的男性之类的。

露西也提到,阿兹哈尔问过她,是不是把他们的关系告诉了警方,还思考要怎么应付警方。

那些内容让塔斯尼姆震惊又愤怒,对于警方的不闻不问,很不理解的她曾去质问过他们。

可警方却说,当时他们不太可能去调查阿兹哈尔,因为这些指控从未被提起过,也就是说他们完全不知情,受害人和犯罪嫌疑人选择了保密。

而研究过日记后,塔斯尼姆总觉得亲人长辈肯定是知情的,为了搞清楚当年的情况,她就又去找亲人对质。

实际上,除了日记外,一个与阿兹哈尔对立的帮派也早就告诉过塔斯尼姆,不只有她父亲了露西(13岁没有性自主权),她父亲还多次邀请其他男性到家里一起人。

果然,当塔斯尼姆就此事质问长辈时,对方就承认,他确实听到过露西在楼上大喊:“啊!”

这位长辈还承认,阿兹哈尔经常带弟兄们回来,有一次他听到露西喊“”,他等了很久才上去,男客人却早就走了。

2000年,仅仅在“出嫁”两年多后,16岁的露西就和两位亲人一起被阿兹哈尔残忍地杀害了,尸体还被烧成了焦炭。

一弄清楚了这些事,塔斯尼姆久久不能平静,两年前,她曾去监狱里看过父亲,两人一见面就吵了起来,她气得再也没有去过父亲了。

面对记者采访时,塔尼斯姆表示愿意分享这些故事,然后还补充道:“当时没人在意她(露西)说了什么,然后她就被谋杀了。”

可惜,露西在世时,她呼救了也没人理睬,哪怕是她娘家人都没有采取任何举动。

对此,塔斯尼姆也认为无法理解,她认为如果有人能干预的话,她父亲就会去坐牢,她母亲就不会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